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作为棕榈油行业的主要从业者,我们对于推动行业内可持续森林管理负有重要责任。同时,我们对于所在的运营区域之内及周边地区的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也具有重要影响。我们坚定地致力于环境管理,并不断努力将我们的业务影响降到最低。我们尽可能改善自然环境状况,并不断拓展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领域。

我们的原则

  • 遵从可持续棕榈油圆桌倡议组织(RSPO)提出的最佳实践指南。
  • 在新开发或重新种植区域不使用明火;倾向于使用机械方式工作。
  • 不得开发原始森林及被认为具有高保护价值或高碳含量(HCS)的区域。
  • 不得开发被HSC行动组织定义为HSC森林的区域。
  • 无论深度如何,不得开发泥炭地。
  • 不得在陡峭地形和/或边缘和脆弱土壤上种植。
  • 未经“自主、事先、知情同意(FPIC)”,不得在能够证明有法律归属权或习惯或使用权的地方开发新种植园。
  • 通过对自身行动的持续监控和回顾,不断探索改善我们运营所在地的自然环境状况的新方法。

我们的可持续发展战略秉承我们对《纽约森林宣言》的承诺,是我们在2020年实现无毁林目标的基础。

在可持续发展政策中,我们特别关注在高保护价值(HCV)和高碳含量(HCS)森林区域的无毁林行动。2005年11月以来,春金集团从未对任何原始森林或含有一片或多片HCV区域的环境进行开发。我们所有现有的运营组织都已实践对HCV区域的识别、保护和监管。在任何新的土地开发项目开始前,我们都会进行HCS及社会与环境影响评估(SEIAs)。

作为我们的环境保护承诺的一部分,我们也致力于生物多样性保护,保护珍稀濒危物种(RTE)。

我们对第三方供应商的毁林行为监控获得了我们的顾问合作伙伴援助环境组织(Aidenvironment)的支持,通过他们专有的数据库和信息平台获取信息。我们也与主要供应商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协同工作,通过合作倡议和平台支持拓展我们的承诺和其它保护行动的实施范围。点击此处,了解更多信息。

负责任土地使用计划

春金集团始终确保对土地开发的责任感。我们遵从RSPO的新增种植程序(NPP),该程序于2010年1月1日起对所有新增种植项目适用。NPP实践依托于一系列全面的参与式技术评估,具体包括:

  • 社会与环境影响评估(SEIA)
  • HCV评估
  • 土地使用变更分析(LUCA)
  • 土壤适应性与地形测绘
  • 温室气体评估
  • 利益相关者沟通,包括自主、事先、知情同意(FPIC)

春金集团在所有新土地开发前依照HCS行动组织(HSCA)和HCV资源网络评估许可计划(ALS)的规程和定义进行HCV和HCS评估。我们只聘请HCV ALS认可的评估师进行HCV评估,并聘请了经HCS注册执业资格组织认可的外部评估师来指导我们的HCS评估。

2017年5月起,我们开始依照HCS行动工具2.0版进行HCS评估。

我们所有的运营组织都经过HCV评估流程。2015年1月后完成评估的组织可在HCV资源网络网站 https://hcvnetwork.org/ 上查询。

保护区倡议

通过我们的综合保护方法,我们已确定在我们的油棕种植园内共有20,958公顷的保护区。

春金集团在我们的作业区域内及周边定期开展全面的生物多样性调研。调研包含对动植物可用性的文件审查、实地考察期间的样本收集,以及与当地社区的访谈,以帮助我们维护动植物物种及其关键栖息地的清单。

我们每年会对现有种植园的HCV管理计划进行回顾和更新。包括对珍稀濒危物种(RTE)、法律保护物种开展保护,以及在作业区域内及周边禁止狩猎的行动计划。对珍稀濒危物种以及法律保护物种的狩猎在我们的作业区域内被严格禁止,我们不会在国家规定的保护区域内开展运营活动。

为了限制我们作业区域内的狩猎活动,我们禁止员工及其家属圈养野生动物。为了帮助防止此类行为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发生,我们与我们运营区域周边的社区就这些问题展开了建设性对话,并提高人们对保护行动重要性的认识。

我们对于预防森林和保护区内的非法开发也采取了一系列行动。我们通过分析划定区域的陆地卫星图片完成地面巡逻和入侵监控。

我们已经采取措施恢复我们的退耕地区域,希望这些区域能够尽可能地恢复到自然状态。例如,我们于2009年起与印度尼西亚林业局展开合作,通过用丛林树代替棕榈树的方式来恢复我们的河岸带区域。

无论深度如何,春金集团绝不在任何泥炭地区域开发种植。自2008年1月起,春金集团旗下任何子公司均不存在泥炭地开发种植情况。

对于已经在泥炭地开展种植的区域,我们承诺根据印度尼西亚法规及其他可持续发展规程规定,采用最佳的管理实践方法。根据这些最佳管理实践方法和规程,我们已经建立起水资源控制结构网络,以规范和维持地上和地下水位。在重新种植前,我们会开展相应的排水性评估,以确定长期排水可能性。

春金集团与印度尼西亚环境与森林部、以及 Kementerian Lingkungan Hidup dan Kehutanan(KLHK)合作,对我们既有的泥炭地种植区进行评估,并找到土壤恢复的关键性领域。我们已完成现有泥炭地种植区的地形、水文地形、泥炭深度、水管理系统以及水位监测点等地图的绘制工作。这些地图已上交至KLHK。

我们还与一位独立泥炭地专家合作,检查已明确的关键性领域,探索可能的泥炭地恢复机制。

温室气体责任

我们承诺以温室气体(GHG)排放量最低的方法开展运营。我们对运营区域内的所有温室气体排放源进行汇总和监督,包括与土地使用变更相关以及非土地使用类活动。我们根据RSPO和POIG对温室气体的相关规定,使用RSPO最新的PalmGHG计算器(版本号:3.0.1)计算我们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我们同时采用温室气体规程的核算标准计算我们的1类和2类温室气体排放量,并通过自2015年加入的碳信息披露项目 (CDP)公开相关信息。

泥炭地是我们温室气体足迹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其次为保护区排放、现场N2O排放、肥料与棕榈油工厂废水(POME)。这些部分被棕榈树的碳固存和电力和棕榈核壳出口的排放抵免所抵消。更重要的是,我们棕榈油工厂安装的甲烷捕集设施,每年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达到数十万吨二氧化碳当量(tCO2e)。泥炭地对于我们的温室气体排放有重要影响。我们采用最佳管理实践方法,并对已有的泥炭地种植区进行评估,找到恢复土壤状态的关键性领域。

多年以来,我们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持续迅速降低。在2017年RSPO审计中,每吨CPO生产对应3.39tCO2e,比2006年下降了43%。这一改善成果归功于春金集团自2006年起所采用的最佳管理实践方法,例如2008年起不再在泥炭地上开发新种植区,安装甲烷捕集设施,通过虫害综合治理(IPM)项目和精细化农业优化化学品的使用等。尽管潜在减排目标已在很大程度上得以实现,我们仍将继续通过泥炭地水管理系统以及提升FFB产量和出油率来降低我们的温室气体排放强度。

我们的目标是,在2025年,我们的排放强度缩减为2006年的55%。

作为RSPO减排工作组的联席主席和印度尼西亚可持续棕榈油(ISPO)温室气体工作组的联席领导,我们与其他企业和组织分享了我们在推动温室气体减排和监测实践方面的经验。温室气体工作组与ISPO委员会一道制定了印度尼西亚棕榈油种植园的计算指南。

甲烷回收

FFB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废弃液体被称为棕榈油工厂废水(POME)。POME通常采用深水泻湖厌氧消化工艺进行处理。这一工艺虽然降低了污水的毒性水平,但同时会释放甲烷。甲烷是一种温室气体,其造成全球变暖的潜能比二氧化碳强34倍。

我们的甲烷捕集设施通过设置高密度聚乙烯密封泻湖,可防止甲烷气体排放到大气中。这使得我们能够获取和利用从POME处理中产生的甲烷作为发电燃料,并以此为我们的工厂、物业和员工住房提供能源。自2014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向国家电网输出剩余电量。目前,已有十家春金集团工厂与国家电网签署了电力销售合同。

春金集团是棕榈油行业内首个承诺在所有工厂推行甲烷捕集设施的主流企业。目前,我们的16家工厂中已有15家配置了甲烷捕集设施。由于甲烷捕集设施的安装,整个集团的排放量每年可缩减485,000吨。这一数量约等于每年103,000辆汽车的碳排放量。

零焚烧

春金集团在所有新开发和重新种植区域严格执行零焚烧政策。我们同时采取措施,确保我们能够迅速有效地应对在我们的运营场地发生的任何火灾事故。

我们为每个种植园都配备有训练有素的消防员。他们将协助运营所在地的地区和省级政府抗击任何可能导致更大范围燃烧、进而造成进一步破坏、空气污染以及雾霾的疫情。所有运营组织均配置有消防设备,所有工厂均配置有报警和消防系统。我们与当地政府消防安全中心合作,开展消防演习,并定期对员工进行培训,以保持高度的消防安全标准。

我们监测我们运营区域外的火灾发生率和受影响区域。火灾数据来源众多,包括来自各类卫星(NOAA、VIIRS、MODIS)和世界资源研究所(WRI)、全球森林观测火灾(GFW Fires)平台的火灾数据。我们的控制小组负责日常火灾监控,工作范围为我们作业区域外三公里内的区域。

无火灾联盟(FFA)

2016年3月,春金集团与一些领先的林业和农业企业、NGO组织及其他合作伙伴们一起,建立了无火灾联盟(FFA)。FFA的行动支持印度尼西亚政府对于到2020年建立一个没有雾霾的东盟地区的承诺。

所有FFA成员承诺分享知识、数据以及一切可用资源,以根据APRIL集团零火灾村庄项目(FFVP)推动火灾预防行动。所有企业成员均已执行FFVP项目,以此与当地社区合作,共同控制森林火灾。了解关于FFA的更多信息,请点击此处

社区防火计划

Masyarakat Bebas Api(MBA)项目是FFVP的一部分,我们已与73个村庄(占地466,117公顷)签署了谅解备忘录(MoU)。
MBA项目专注于教育当地社区,帮助其理解以明火开垦土地的风险,教授其农业最佳实践和开垦土地的替代方法。我们也与村长和村民探讨关于防火的问题,为他们提供消防和监控资源。这些资源包括灭火器、便携式水箱、农用拖拉机、挖掘机和推土机。还提供了包括无人机和闭路电视等早期探测系统。我们定期发出通告,并安装标牌,提醒社区不要用火。

整体废物管理体系

我们的所有工厂均应用整体废物管理体系,以期达到”零排放”目标。我们采用一些工艺使得废弃物的产量最小化,或利用其作为我们其它运营操作的能源投入。

我们优化和减少化肥和农药的使用,并尽可能使用有机替代品。春金集团采用虫害综合治理(IPM)系统,结合生物、文化、物理和化学工具,减少我们对杀虫剂和除草剂的依赖,降低随之而来的经济、健康和环境风险。其中包括鼓励我们庄园中谷仓猫头鹰种群的增长,以控制作为油棕种植园常见虫害的老鼠种群。

我们根据基于土壤和叶片分析的农艺学建议选用肥料。以此来使得废弃物最小化,并减少低效肥料的使用。同时,我们在泥炭地区域的工厂中使用锅炉灰以保持pH值水平,并使用干燥陶土代替砂土中的钾以增加保湿性。这有助于改善边缘土壤的物理和化学属性。

春金集团遵从国际标准和最佳实践经验,避免使用对工人和对环境有害的化学品。自2011年以来,我们在包括附属小型农场在内的所有种植园禁止使用百草枯。根据POIG章程及其指标要求,种植商会员还承诺不使用任何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1A或1B级、被列入斯德哥尔摩公约或鹿特丹公约、FSC的“高度危险”清单的化学品、以及雨林联盟可持续农业网络公布的禁用杀虫剂清单。

确保员工得到充分保护

春金集团制定了两项劳动力政策,详细说明了农药使用过程中个人防护用品(PPE)的使用要求和程序。政策禁止妇女在怀孕期间和哺乳期间使用农药产品。所有需要进行化学品操作的员工都会定期接受由物业管理团队组织的有关合理应用产品以及健康与安全程序的培训。我们也为需要进行化学品操作的员工提供定期的免费体检。

毒性水平监测

我们对所用农药的毒性水平进行检测,以帮助确保使用满足员工的健康与安全要求,同时仍可产生有效的农业结果的最小剂量。我们会对我们每项操作中的农药使用进行逐日、逐周、逐月、逐年的跟踪记录。

在2015年至2018年间,农药的毒性水平基本保持平稳。目前每公顷320~520毒性单位的水平基本与棕榈油行业中的最佳实践一致。

逐步淘汰农药使用

2018年11月,春金集团开展了独立检查项目,对我们位于廖内的一家种植园使用的农药的有效性进行了评估。审查根据POIG要求评估了我们的农药管理方法,并给出了关于在必要时逐步淘汰农药的建议和推出替代方法的时效性计划。春金集团得到了POIG组织委员会的批准,在淘汰期内,我们的研发部门致力于逐步停止对这些化学品的使用和依赖,并转向替代品,同时豁免对剩余的少量POIG禁用农药的有限使用。截至2018年12月,春金集团已成功终止了两种农药的使用,并计划在2021年12月前淘汰其余的农药。

不可持续的农业活动可能导致土壤健康和土壤结构的长期恶化。我们必须遵循良好的农业实践方式,以维持我们的生产力并保护我们的环境。

我们通过将有机质在特定土壤类型的含量保持在适当水平来提升表土肥力。为此,我们重复利用被清除的植被,包括在收割或修剪中切下的叶子,以将养分返回土壤。我们工厂的废弃生物质,包括锅炉灰和干燥陶土,被用于改善土壤质量。我们同时通过在老棕榈树间的土地种植豆科覆盖作物来保护土壤健康。

在较老的棕榈树下,苔藓、软草和蕨类植物易于生长。这种类型的地表覆盖物限制了杂草的生长,并有助于最大限度地减少因暴露于阳光和侵蚀而造成的土壤有机质的损耗。在丘陵地区,斜坡的角度限制在法律或自愿性规范规定的范围内,我们在梯田中种植油棕,以收集雨水,减少地表径流和土壤侵蚀。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信息,农业灌溉用水占全球用水的70%5 。因此,农业系统对水资源供应极为依赖。对这一脆弱性的认知不足可能导致用水管理不善,并引发严重后果。

为了保护水资源,我们致力于将我们的运营对作业区域内和周边水资源的影响降到最低。我们制定并实施了一项全面的水资源管理计划,以保持地表水和地下水的质量和可用性,确保我们未来的业务安全和周边社区的利益。

水资源使用

2018年,我们在工厂和种植园共使用462万立方米的水,与2017年相比,用水强度略有增加,其原因在于2017年新工厂的启用。

除了对水资源使用进行监测之外,自2016年以来,我们还使用水足迹网络方法监测了我们的用水量。该方法将用水量分为三类:新鲜地表水或地下水(从河流、湖泊和市政水源抽取的水),即“蓝水”;雨水,即“绿水”;稀释污染物用水,即“灰水”。

我们的评估显示,2018年,我们消耗了约19亿立方米的水,其中大部分是绿水(油棕树吸收的水)和灰水(需要对排放到河流中的水体进行稀释)。我们每年进行一次水平衡分析,将种植园中以雨水和河流流入形式获得的水量与我们的用水量水平进行比对。结果显示为净正水平衡。

尽管如此,我们仍将继续尽力优化用水。绿水的用量由种植区域当地的气候条件决定。因此,我们的减少水资源使用项目首先针对蓝水和灰水的使用展开。

我们通过旨在减少工厂、种植园和住房实际用水的计划来节约蓝水使用。例如,我们回收棕榈油真空干燥机产生的水用来清洗污泥分离器。我们同时收集用于清洗农药施药器保护罩的水,并将其回收用于农药混合。

为了减少灰水,我们开展了虫害综合治理项目,以尽量减少农药的使用,并将化肥施用时间调整至旱季,以减少化肥径流。

保障水体质量

尽管我们对于工厂生产的POME的处理水平超越了规定的标准,但我们不会将其排放到水道中。相反,我们将这些副产品用作种植园中的肥料,并确保生化需氧量(BOD)水平保持在百万分之一百以下。这一做法缓解了对地下水和附近水源的影响。

我们已经审查了我们运营组织中的水监测点,并加入更多的点以更好地反映出入口和出口的位置。春金集团也正在制定指导方针和标准操作程序,以应对河道中磷和氮水平升高的情况。

河岸带管理

河岸带在自然水道和用于农业发展的土地之间承担缓冲作用。因此,它们有助于防止土壤侵蚀,并减少地表径流。缓冲带同时承担维护和改善生物多样性的功能。

根据油棕种植土地开发的相关法律规定,我们为小型河道保留50米河岸缓冲区,为宽河道保留100米缓冲区。除了这些法律要求和其他自愿性规范外,我们还通过定期的水质评估加强监测工作。我们还对河岸带鸟类、蝴蝶、爬行动物和小型哺乳动物的出现率进行生物多样性调查。

5 Water and agriculture. OECD. https://www.oecd.org/agriculture/topics/water-and-agriculture/
language 语言
language